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

桔黃雀鵐 @ 台北榮星花園

桔黃雀鵐是一種非常美麗的黃色系的飛羽,早在 2016 年底就知道它出現在台北的榮星花園,只可惜它是逸出鳥,所以我就一直提不起勁去拍它。後來我北上拍灰澤鵟時,由於久候不至,就趁著空檔跑了一趟榮星花園;還好等了一陣子之後,這位已經退燒的明星還是出現了。

桔黃雀鵐

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

栗背伯勞 @ 高雄

2016 年底,高雄颳起好幾次迷鳥旋風,除了橙頭地鶇(包含雄鳥和雌鳥),還有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的栗背伯勞(有人猜測是搭船過來的),這些都讓北部鳥友願意搭著高鐵一日南北奔波。

栗背伯勞

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

白領翡翠 @ 台南雙春

過去聽到的白領翡翠,大多都只有一日行情,也就是聽的到,但是卻拍不到,因為停留的時間極短。2016 年底在雙春出現的白領翡翠,卻是出乎眾人的意料,一待就待到了隔年的四月。只可惜我那段時間無法再抽出時間,否則應該要好好的補考一下。

白領翡翠

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

長耳鴞 @ 台北關渡

現在回想起來,對我來說 2016 年最大的驚喜就是能夠把好幾種的貓頭鷹入袋,包含最早的褐鷹鴞、後來拍的不清楚的短耳鴞、多年一直想拍而終於拍到鵂鶹,以及當作是 2016 年結尾的長耳鴞。

長耳鴞

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

歐洲椋鳥 @ 新竹

本來一直以為拍攝過境鳥(陸鳥的),地點不是在野柳,就是在田寮洋。沒想到"紀錄"到歐洲椋鳥,卻是在新竹的田間。

歐洲椋鳥

鵂鶹 @ 布洛灣

最近又是拉拉山的鵂鶹旺季,這讓我想起曾經為了這隻可愛的小傢伙花了許許多多的心思。當初把鵂鶹當作是 2016 年的目標鳥之一(另一隻是山鶺鴒),眼見 2016 年都快過完了,縱然我跑遍了國內幾個最常出現的地方(近的有大雪山,遠的有藤枝、拉拉山、以及烏來福山),槓了超過十次以上,卻是遲遲未入袋。

鵂鶹

淡黃腰柳鶯 @ 百花嶺

這隻柳鶯不但是我整理的最後一隻柳鶯,也是這次百花嶺的最後一隻飛羽。這次整理柳鶯的過程,我發現兩岸對於柳鶯的資料非常缺乏而且不明確,個體差異的情形不斷發生,我有時候想,既然都是柳鶯,會不會有混種的情形發生,以至於不容易判斷?

淡黃腰柳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