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

灰背鷗 @ 梧棲漁港、布袋濕地

印象中,第一次拍鷗科飛羽是在 2014 年 2 月,那時候由於沒有鳥訊,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去梧棲漁港碰碰運氣。由於時值鷗科造訪(那時候我還不知道),拍得最多的就是各種的鷗。拍的時候很高興,可是一回到家整理時,頭就開始大了,我是完全不知道要從何處著手;後來對於拍鷗科飛羽真的是興趣乏乏。2018 年去鰲鼓溼地拍白眼潛鴨時,等著閒著也是閒著,看到大鷗從眼前飄過就打個幾張,心想或許是再試試鷗科的辨識了。整理了小黑背鷗的時候,突然發現我在 2015 年 2 月居然也去了梧棲漁港一次,而且當時歸檔在小黑背鷗的幾張照片怪怪的。

灰背鷗

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

白眼潛鴨 @ 鰲鼓溼地

之前介紹小鈴鴨的時候,就事先預告了 2018 年初還有一些稀有的潛鴨緊接著出現。首先介紹的是跟小鈴鴨出現後不久被發現的白眼潛鴨雌鳥,雖然我也為它跑了幾趟,但是拍攝距離超過 150 公尺,只能說勉強可以辨識而已。還好,在一月中旬,鰲鼓溼地也出現了白眼潛鴨,而且不但是雄、雌鳥一同出現,而且拍攝距離還是親民的大約 40 公尺左右,這簡直樂壞了許多鳥友。

白眼潛鴨

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

朱連雀 @ 新北烏來

台灣有些迷鳥級的飛羽,大多是每隔個幾年就會出現一次。這次介紹的朱連雀,由於它的造型非常特別,羽色也鮮艷美麗,早在數年前看著圖鑑時就 google 過資料,發現有不少紀錄都是在陽明山,心想要是有出現的消息,一定要跑一趟。

朱連雀

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

瀆鳧 @ 高雄茄萣、嘉義布袋

對我來說,2017 年底、2018 年初最難搞定的兩種鳥,一種是琵嘴鷸,另一種就是這篇要記錄的瀆鳧。第一次聽到瀆鳧出現是在 2017 年底,據說拍攝距離大約是 150 米,這比起以前在鰲鼓溼地出現的 250 米起跳的距離,簡直是一大利多,我自然不會放過。結果到了現場,跟許多悲情的劇情一樣,鳥友說"十幾分鐘前才飛離"。第二次再去也是不見蛋,第三次早上聽說出現了,下午立馬直奔高雄。拍是拍到了,但是距離大約是 250 米;雖說後來他飛到大約一百多米遠的距離,只可惜大逆光,效果極差。還好,2018 年初,嘉義再次出現約百米遠的瀆鳧,去了兩次,總算滿足了。

瀆鳧

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

劍鴴 @ 福寶濕地、田寮洋、台北木柵

有一次整理照片在翻閱廖本興鳥類圖鑑的時候,我發現鴴科的水鳥,我幾乎都已經記錄過了,只剩下劍鴴還沒紀錄,所以特別注意它的消息。不知道什麼原因,2017 年初台灣各地都有劍鴴的消息,而且有些地方的數量還不少;其中據說離我最近的福寶濕地也有,特意挑了一天就過去看看。雖然去之前做了許多功課,實際上在找尋時的幫助有限,只好拍了一堆小環頸鴴/劍鴴,然後回家慢慢過濾。運氣不錯,還真的拍到了,只可惜那時候已經下午五點半了;隔兩天再去補考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還好,2018 年初木柵出現了一群 5 隻的劍鴴,為了拍的更完整,特意北上補考。

劍鴴

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

小斑背潛鴨 @ 釣鱉池

2018 年初連續出現幾種稀有的潛鴨,而揭開這個序幕的就是所謂的小斑背潛鴨。小斑背潛鴨也稱之為小鈴鴨,在台灣是第二筆紀錄(第一筆紀錄是 2017 年在墾丁發現的);或許是這個原因,我手邊的圖鑑並沒有相關的說明,而對岸的圖鑑似乎也沒有。

小斑背潛鴨

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

琵嘴鷸 @ 彰化漢寶濕地

這次要記錄的是一隻非常特別的水鳥,特別在哪裡呢?第一,在台灣,它不但是稀有的過境鳥(我記錄的這一隻卻是破紀錄地在台灣過冬),就算在全球,它也被列入極危(critically endangered)(我個人紀錄過最稀有的一種);預估全球僅有 240~456 隻的數量。第二,我是第四次去才拍到,比劉備的三顧茅廬還盡心;雖說拍到了,但是拍攝的距離大約在 80 公尺遠,以大約是紅胸濱鷸的體型,每一張都是勉強滿對焦框(我的焦距是 1000mm,加上耐裁的 5D4,相對可以算是 1500mm);有鳥友用 500mm 去拍,還戲稱可以在對焦框內構圖。第三,它是我 2017 年的封關照,也是 2018 年的開關照(也就是我的第五次去拍)。

琵嘴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