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

[紀錄] 小小林鵰離巢了

2017 年的暑假前後,終於等到了小林鵰離巢的消息,而且就在大雪山;這對於住在台中的我,算是一大利多。

林鵰

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

褐翅鴉鵑 @ 金門

雖然是排到最後才介紹,但是褐翅鴉鵑卻不是我在金門最後拍到的飛羽。說實在的,我第一天到金門的下午就看過它了,但是一直拍不到或者拍不清楚。基本上,它就是一隻體型超大的番鵑,絕對不會認錯。

褐翅鴉鵑

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

蒼翡翠 @ 金門

金門除了斑翡翠之外,也可以觀察到蒼翡翠。根據我的經驗,在金門可以觀察到蒼翡翠的機會似乎比斑翡翠多,或許這是因為我是六月初去金門,而蒼翡翠在繁殖時會在土壁上挖洞築巢,因此在一般野外區域也可以觀察到。

蒼翡翠

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

暗色型棕背伯勞 @ 金門

整理到這裡的時候,稍微猶豫了一下,究竟要跟介紹棕背伯勞的文章放在一起,還是另外獨立出來。考慮到它的外型真的跟棕背伯勞差很大,所以把它獨立出來。

暗色型棕背伯勞

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

斑翡翠 @ 金門

由於它們獨特的造型以及鮮豔的外表,翠鳥科的飛羽一直是拍鳥人的最愛之一。台灣常見的翠鳥科飛羽只有翠鳥,若想要拍攝其他翠鳥科的飛羽,除了等待稀有的過境翠鳥之外,只能到金門拍當地的留鳥:斑翡翠和蒼翡翠,而這一篇要先介紹斑翡翠。

斑翡翠

小杜鵑 @ 金門

在拍攝四聲杜鵑的過程中,我可以間斷的聽到小杜鵑的叫聲;雖然聲音不像四聲杜鵑那麼響亮,但是確實是有的。只是這次觀察的杜鵑至少四隻以上,我無法確認小杜鵑的叫聲是由哪一隻所發出的,所以整理照片的時候就特別注意特徵不同的杜鵑。雖然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,這次拍的是小杜鵑,但是根據中杜鵑與小杜鵑不解之謎,小杜鵑的聲音在某些狀況下很容易跟中杜鵑母鳥混淆,所以我只能說是疑似

小杜鵑

四聲杜鵑 @ 金門

拍完了心目中的兩大目標鳥之後,心情上就比較放鬆,開始追求其他的鳥種。只可惜拍到冠郭公的當天下午,雨一直下個不停;等雨的過程中,思考一下什麼是金門當季的鳥種,腦海中就出現了出發前鳥友告訴我的:六月有機會拍杜鵑。在鳥友的協助下,第四天一大早就去等;到了定位,已經可以聽到四聲杜鵑嘹亮的叫聲,只可惜距離不但遠,而且透空,只好拍個紀錄。

四聲杜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