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6日 星期二

紅胸鶲 @ 野柳、梧棲漁港、石門水庫

算算拍鳥已經超過四個年頭,雖然拍過紅胸鶲,也拍過紅喉鶲,但是都是母鳥或者幼鳥,一直沒機會拍到雄鳥。這個願望在 2017 年底,終於實現了。雖然拍攝的過程不是很順利,而且是在雨中進行,因為拍得還算滿意就沒再次拜訪它。

紅胸鶲

2018年2月5日 星期一

諾氏鷸 @ 台南七股

第一次聽到諾氏鷸的鳥訊是在 2016 年,不過據說拍攝距離都在一百公尺左右,因此就提不起勁跑一趟。2017 年它又出現了,那段時間正好碰到一位熟識的鳥友說"近"很多,所以在二、三月份跑了兩趟。本以為這樣子就結束了,沒想到到了十一月,再次出現,結果南下拍花雕的時候,就順便再去看看。

諾氏鷸

2018年2月4日 星期日

黑嘴鷗 @ 芳苑濕地、鰲鼓溼地、台南七股

第二次記錄到黑嘴鷗是 2014 年 12 月到鰲鼓溼地"巡田"的時候,這次除了水面版之外,還有機會拍到飛行版。(從這一篇開始,我試著把日期設定為我修改的日期,這樣子一來我就不必另外維護"更新紀錄"了)


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

花雕 @ 笳萣濕地

花雕(千萬不要誤會是花雕酒的花雕)是一種在台灣相當少見的猛禽,在拍過稀有的林雕和熊鷹數次之後,我還是第一次聽到花雕的訊息。雖然去笳萣濕地之前,曾經聽說附近有花雕出沒,但是我的目標鳥不是它,因為我根本不認為我會拍到它。當天一早到了笳萣濕地,就像之前曾經說過的悲劇一樣,鳥友說幾分鐘前才剛剛飛走。可是既然來了,當然不會輕言撤退,於是架好砲就開始等。天氣實在好,景色也不錯,隔了一陣子,突然聽到身旁的鳥友說:花雕出現了。

花雕

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

葦鵐 @ 田寮洋

2017 年的 11 月,鵐科大軍依照往例再次的準時報到。雖然我之前說過,要在田寮洋拍鵐科飛羽極具挑戰,但是不知為何,時間一到我再度選了個日子,再次踏上田寮洋的土地。

葦鵐

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

黃喉鵐 @ 野柳、許厝港

2014 年 11 月初,第一次上野柳朝聖,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去收集鵐科的鳥類,因為在過去接近一年的拍鳥生涯中,還沒拍過鵐科飛羽。聽鳥王同事說,北橫鵐科頗多,於是一到野柳就先往北橫走,我也就在那裏收集到我的第一筆鵐科鳥類:黃喉鵐。


2018年1月21日 星期日

桑鳲 @ 金山青年活動中心

就在拍攝黃雀的那段熱門時光,又有鳥友發現了桑鳲兩隻。這兩隻桑鳲每天只有短暫的時間會出現在金青,而且鳥友們發現他們會站在水桶上喝水,推測起來應該是在別的地方活動,時間到了就來喝水。

桑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