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

[紀錄] 鳳頭蒼鷹育雛

對於我來說,2017 年似乎是我的猛禽育雛年。從四月底起至八月中旬,為了鳳頭蒼鷹的育雛,我跑了 11 趟;為了林鵰的育雛以及幼鳥,保守估計我跑了 8 趟以上(包含多次槓龜),以及比較遠的松雀鷹也跑了兩趟。雖然拍了不少,但是還是有些想拍的鏡頭沒拍到;不過,那也只能留待來年了。

由於鳳頭蒼鷹從四月底開始跑,跑的次數多,自然刪照片就刪的很辛苦。經過整整一個月的時間,我的紀錄終於完成,重點主要擺在幼鷹的外貌以及行為的變化。另外,為了記錄方便,我就以我去的第一天當作第一天。以前我對於鳳頭蒼鷹居然會在市區的公園築巢覺得很奇怪,後來看了台北猛禽研究會的報導,才知道這才是生存的必然,有興趣的建議點一下連結,去看看相關資料。

第一天

循著鳥訊提供的鳥點,第一次到了離家頗近的公園。雖說地點正確,但是到了公園還是無法明確地找到鳥巢(我真的是菜)。後來聽到特別的叫聲(之後確認是母鳥的叫聲),四處尋覓才發現它居然站在公園外大樓的陽台上搔首弄姿。在又叫、又飛的一陣子過後,它終於飛回巢外站了一下,然後心不甘、情不願的回到巢內。(我推測它在叫老公趕快送食物回來;鳳頭蒼鷹主要是母鳥臥巢,公鳥負責提供食物)

鳳頭蒼鷹育雛一

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

美洲尖尾濱鷸 @ 屏東崁頂

拍鳥真的運氣很重要,拍的到人就是看的到,而拍不到的人就是拍不到。為了這羽稀有的過境鳥,我跑了兩趟屏東。第一趟去,找也找不到;第二趟去,一開始也是找不到,後來遇到一群賞鳥團,他們發現了也樂於說明找的技巧,我才能把它"紀錄"到;因為雖然找到了,它一整個早上都在七、八十米以上的距離活動。

美洲尖尾濱鷸

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

棉鴨 @ 台南官田

印象中,第一次聽到棉鴨出現在官田是在剛過完農曆年不久;之後,消息就片片斷斷的,也因此沒很積極地去拍。到了四月底,因為南下補考鶴鷸沒成功,由於時間還早,就繞過去看了一下,運氣還不錯它們還在。雖說在,但是那個拍攝距離至少 100 公尺以上。

棉鴨

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

[紀錄] 朱鸝之巢外育雛

宜蘭和竹山似乎每年都有機會上演朱鸝育雛的戲碼。我雖然喜歡拍攝飛羽們互動的情形,但是我似乎比較喜歡拍交尾(應該不是色色的吧),而相對的不是很喜歡拍育雛。

朱鸝

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

普通夜鷹 @ 野柳

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所造成的,野柳春過境的鳥況已經連續兩年非常的清淡。好不容易傳出的喜訊(有烏鵑、八聲杜鵑等稀有鳥類),第二天就連忙北上,結果一天當中,只有非常少數的幸運鳥友拍到冠郭公,再來就只剩下非常遙遠、而又不怎麼活動的普通夜鷹。

普通夜鷹

[紀錄] 紫鷺育雛

在圖鑑中,紫鷺原來被歸類為稀有的冬候鳥。但是從 2011 年開始,宜蘭下埔幾乎每年都有育雛的紀錄,而且育雛的數量似乎在增加之中,表示台灣的保育工作做得還不錯。由於有了長期的育雛紀錄,紫鷺也被歸為稀有的留鳥。

紫鷺

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

諾氏鷸 @ 台南七股

第一次聽到諾氏鷸的鳥訊是在 2016 年,不過據說拍攝距離都在一百公尺左右,因此就提不起勁跑一趟。今年又有了消息,正好碰到一位熟識的鳥友說今年"近"很多,所以跑了一趟。

諾氏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