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

野鵐 @ 龜山島

第一次去龜山島拍鳥,除了低地繡眼之外,新入袋的鳥種只有野鵐。以前聽說去外島拍鳥,過境鳥滿地都是,只可惜我去的綠島的時候卻不是如此。看起來,下一次安排外島的行程,需要考慮金門或者是東引了。

野鵐

低地繡眼 @ 龜山島

2016 年 10 月底,有熱心鳥友號召到龜山島拍過境鳥,由於時間允許以及行程安排相對簡單,於是就跟上第二梯次去了一趟龜山島,這可是我第一次到外鳥拍鳥。原先希望能夠同時拍到棕耳鵯以及低地繡眼的,可惜只拍到低地繡眼,而且還是同團的鳥友告知地點才找到的,它還真的不是到處可見。

低地繡眼

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

楔尾伯勞 @ 新北金山

2016 年 10 月,台灣的天空很熱鬧,根據手邊收集的資料(還可能不完整),總共出現了 9 種迷鳥。除了本來就拍不到的,應該拍到而沒拍到的只有鐵爪鵐和黑頸鶇,最後記錄到的就只剩楔尾伯勞了。據說就在我拍完的隔天,它就離開了。[說真的,這麼密集的出現,對鳥友南奔北跑還真的蠻辛苦的]

楔尾伯勞

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

葡萄胸椋鳥 @ 衛武營

我很喜歡拍飛羽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逸出鳥,拍攝的熱情是相對低的,尤其是只有一隻的情形。逸出鳥有不少在台灣已經繁殖了,衛武營比較有名的逸出鳥除了斑馬鳩之外,大概就是葡萄胸椋鳥了。由於今年常回高雄,心想無聊時去一趟衛武營,想必是手到擒來,結果跑了三次才拍到。

葡萄胸椋鳥

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

赤胸鵐 @ 新北貢寮

在等待與尋找嘰咋柳鶯的時候,遠遠的看到番鵑飛了起來,鏡頭轉過去看看,卻看到它的隔壁有隻長的有點像(又不是很像的)扇尾鶯,詢問了身旁的鳥友,他跟我說那是"赤胸鵐";嘿,這不就是我當天的目標鳥嗎?可是我居然會把它跟扇尾鶯混在一起,那就說明了:真的很遠。[這次幾乎都是拍"鳥小小"]

赤胸鵐

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

嘰咋柳鶯 @ 田寮洋

到田寮洋拍照,就像是去掏寶一樣:可能掏的到寶,也可能白忙一場,什麼也沒有。這一次去,剛到的時候還下大雨,隔了一陣子雨就變成停停下下;走了大半圈也沒有任何收穫,這時眼前出現四個老外對著田裡拼命拍,我也走了過去卻什麼也沒看到。觀賞了半天,終於看到了非常小的鳥在田裡露了個頭。拍了一張,飛走了;一個老外過來跟我說,那是 chi che,在台灣很少見。後來經過討論,確認是嘰咋柳鶯。

嘰咋柳鶯

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

白背鷚 @ 華江雁鴨公園

不知道是拍鳥的人越來越多,還是今年白背鷚過境的數量就是比較多,北部多處都有白背鷚的蹤跡;甚至有鳥友說,田寮洋出現了二十幾隻的白背鷚。既然以前難拍,今年數量多當然一定要想辦法拍到。

白背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