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

[紀錄] 黑頭織布鳥 @ 辦完事後還是要工作

雖然被農委會列為已經危害台灣生態的外來種,但是黑頭織布鳥真是一種非常有趣的飛羽。有幾件我認為還蠻有趣的地方跟大家分享一下:每一隻雄鳥都擁有四到五位如意夫人,這夠讓男人們羨慕吧。

黑頭織布鳥

2016年8月21日 星期日

黑頭織布鳥 @ 新竹金城湖

幾年前就聽鳥友說過新竹有黑頭織布鳥,一則是找不出時間,二則是在找出時間的時候,已經鳥去巢空。繼 2015 年撲空,2016 年兩次到新竹也沒找到;苦等多時,終於在七月下旬,傳來黑頭織布鳥的穩定消息,由於幾乎是平視的拍攝角度,一時間造成拍攝地點熱鬧非凡。已經兩年沒拍成,這次一定要湊熱鬧。

黑頭織布鳥

2016年8月1日 星期一

小雨燕 @ possibly everywhere

看到或者說拍到小雨燕實在很意外,因為原先我只是要測試一下久未使用的鏡頭,然後對著空中飛翔的飛羽追焦。原以為是"燕子"(多麼一般的假設),可是拍完後以電腦看去發現它跟燕子的形狀有點不一樣,翻了一翻圖鑑,發現居然是小雨燕,我的首拍耶。

小雨燕

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

紅冠臘嘴雀 @ 台北內湖

2015 年,紅冠臘嘴雀就曾經出現在台北,當時因為北上的話只有一種鳥可拍,再者對於單隻的逸出鳥興趣不大,就沒拍。2016 年再次傳出內湖又出現,趁著老婆說要北上辦事,就順路過去拍一拍。

紅冠臘嘴雀

2016年6月25日 星期六

[紀錄] 小遊隼戲耍

本來沒打算去拍的,可是老婆說要北上,那當然就"順便"了。這次的順便,讓我深深的感受到,拍攝鷹/隼科飛行版和美背版的震撼,以及設備上的缺憾。結論是:去的非常值得,也過癮。

遊隼

2016年6月21日 星期二

鷗嘴燕鷗 @ 桃園許厝港

已經連續好幾季都錯過拍攝鷗嘴燕鷗的時機,今年時機又到了,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,專程為它走了一趟桃園(不過運氣還不錯,讓我在這次也拍到了三寶鳥的成鳥,算是一份不小的紅利)。

鷗嘴燕鷗

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

[紀錄] 小小虎鶇剛離巢

沒想到一場意外的旅遊,引爆了 2016 年溪頭稀有鶇科的大拜拜。根據台大 2016 年一篇林管處的研究報告顯示,小虎鶇在全台目擊記錄極少,因此對其生活習性了解不多,希望這次大爆發,能提供足夠的資料。

就像之前說的,因為錯誤的出發時間,導致原來預計的健康慢走,變成四處走走。拍到兩隻小虎鶇的時候,就覺得它們親民的異常,於是就在附近晃晃。就在晃了一個多小時之後,眼角餘光似乎掃到樹林底層有東西在動,於是我就非常緩慢的、盡量靠著樹幹的遮掩下靠近,終於看到像是戴著小惡魔冠羽(又有些像橄欖枝編成的花環;就是頭頂那一圈白色乳毛,像嗎?)的小小虎鶇,第一張照片就先稱它是大寶。由於是獨享版,所以就把整個過程比較完整的記錄下來。

小虎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