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

點斑林鴿 @ 百花嶺

既然寫了"記錄版"的血雀,就順便在寫個"記錄版"的點斑林鴿。它就在某一個水塘外,遠遠的樹上,非常的短暫停留了一下。

點斑林鴿

血雀 @ 百花嶺

血雀,所謂百花嶺的明星鳥之一,也是我這次最殘念的一隻鳥。我等它的時間最長,前前後後專程去水塘等待的時間超過三天,而我總共在百花嶺拍鳥的時間不到六天;唯一記錄到的一次,距離在 35 公尺以上,而且是仰角、大逆光。回想起來,真的不應該花這麼多時間,畢竟那一段時間拍到的人並不多。

血雀

大擬啄木鳥 @ 百花嶺

在百花嶺拍到的第三種擬啄木鳥:大擬啄木鳥。我在百花嶺拍的擬啄木鳥中,以大擬啄木鳥拍的最多,但是沒想到回台灣整理照片時,幾乎都沒拍好。它要不就在遠遠的樹林內站著,這時的背景透光,主體暗;要不就跳到近一點的食物上,這時連食物也一起入鏡不好看。

大擬啄木鳥

藍喉擬啄木鳥 @ 百花嶺

這一篇介紹我在百花嶺拍到的第二種擬啄木鳥:藍喉擬啄木鳥;從名稱應該就可以看出,它跟金喉擬啄木鳥最明顯的差異就在喉部的顏色。

藍喉擬啄木鳥

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

金喉擬啄木鳥 @ 百花嶺

記錄五色鳥的時候,才知道它正式的名稱是台灣擬啄木(鳥),而它也是台灣唯一的一種鬚鴷科飛羽。這次到百花嶺,總共記錄到三種擬啄木鳥,這裡先介紹金喉擬啄木鳥。

金喉擬啄木鳥

紅嘴藍鵲 @ 百花嶺

在武陵農場,曾經有一群紅嘴藍鵲繁衍以及活動,後來為了擔心與台灣藍鵲混種,而進行了計畫性的移除。雖然曾經有人還在武陵農場看過,但是我去了幾次武陵農場,也刻意找尋,只是都沒有看到。

紅嘴藍鵲

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

白斑紫嘯鶇 @ 百花嶺

台灣紫嘯鶇是台灣特有亞種,它的(遠房?)親戚白斑紫嘯鶇在台灣本島基本上是看不到,但是在馬祖是普遍的留鳥(原本打算到馬祖去拍的),而在金門則是稀有的過境鳥。可是在馬祖的留鳥,其嘴部是黑色的(屬於指名亞種),而我在百花嶺拍到的則屬於西南(eugenei)亞種。

白斑紫嘯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