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

黑臉鹟鶯 @ 百花嶺

介紹順序越後頭,大概就代表這種飛羽是屬於偶爾出現的那一種;這次介紹的也是只在一個水塘出現,而且只出現一次。

黑臉鹟鶯

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

火尾太陽鳥 @ 百花嶺

火尾太陽鳥是我在百花嶺觀察到的第一種太陽鳥科的飛羽;由於一個早上它們就在水塘右側的樹林中活動,中間休息我還有空看一下拍攝距離(大約是 15~20 公尺遠的地方),在這充裕的時間中,我居然沒想到把增距鏡加上。

火尾太陽鳥

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

黑胸太陽鳥 @ 百花嶺

我這次去百花嶺,總共在三個水塘看到黑胸太陽鳥。前兩次都有點距離,而且像是路過,一次是喝水的樣子,一次是吸花蜜,而且停留的時間都不長;最後一次是在一個相對穩定出現水塘的拍到它。

黑胸太陽鳥

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

紋背捕蛛鳥 @ 百花嶺

到百花嶺之前就知道有機會拍到一些太陽鳥,這些嘴長而彎的飛羽,也不知道為什麼,總是能深深的吸引我。第一次有機會拍到紋背捕蛛鳥(整理照片時才知道它也是太陽鳥科的飛羽)是坐在我隔壁的鳥友突然說,有捕蛛鳥;可是我頭一抬,它就不見了。心裡非常懊惱,還好過了幾天在兩個水塘也發現了它,而且拍了許多精彩的洗澡、喝水版,這才滿足。

紋背捕蛛鳥

環頸山鷓鴣 @ 百花嶺

到百花嶺之後,才得知有機會拍到兩種山鷓鴣,一種是之前介紹過的紅喉山鷓鴣,另一種就是這裡要介紹的環頸山鷓鴣。我是下午才到水塘的,聽身旁的鳥友說,他等了一個早上也沒出現,還好它下午出現了。

環頸山鷓鴣

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

紅喉山鷓鴣 @ 百花嶺

在百花嶺拍了一、兩天的鳥之後,就慢慢養成東看西望的習慣,因為你不知道有什麼好東西會突然出現。那天和同組鳥友在拍火尾太陽鳥以及黑喉山鷦鶯的中間休息時間,習慣性轉頭看看其他地方是否有新發展,就看到它默默的出現了。

紅喉山鷓鴣

灰翅噪鶥 @ 百花嶺

這次要介紹的也是只在一個水塘看過,而且(聽同一個水塘拍攝的鳥友說的)只有這個水塘比較能穩定看到的:灰翅噪鶥。

灰翅噪鶥